八法中的「採」這個「採」字是我一直要談的題目,本來是應該要接著「連線」之後就應該要寫篇文章來跟大家報告,結果因為疏忽就沒寫了,今晚連續想到這個「採」兩次,就順水推舟把它給寫一寫。「採」是八法其中之一,但是很少人能夠把它解釋的很好,個人上了兩個「總會」的一些課,沒有見過能比余老師詮釋「採」更好的人了,關於這個「採」我個人有一些小故事,且看我還記的幾個,盡量的一一道出,還盼各位賞臉有耐心看完。一、曾在一些講求「陰陽交合」的不良道書中看過「採戰之術」,那本書名我已經忘了結婚,但是對「採戰之術」的名詞,那本書強調是張三丰所傳的房中術,這本書是在我學太極拳前看到的,當時也只是好奇看看,直到後來跟余老師學拳後,余老師說太極拳推手可以說是「採戰推手」,之前那本書所說張三丰的「採戰之術」這個名詞我才晃然大悟; 余老師初教推手時尚未用「連線」這個名詞之前,多是用「採」這個字來解釋為什麼以手沾黏對方可以有「控制」的情況,而這個「採」法在我們初學習時,由於手仍不夠輕柔,所以幾乎是以「硬拿」「硬捉」來按圖索驥的模仿余老師的「採」法動作,但是余老師每次西裝看到我們的動作總是說不行,當時我總是認為反正對手已經被我捉拿控制住了,這就是「採」了。但是余老師總是說「這樣還不行,你的『採』要做到對手感覺不到被你控制,甚至讓對手不被控制還不習慣」,這個說法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居然能做到對方不被你控制還不習慣,但這是真的,一旦搭上余老師的手,他即刻控制你的平衡感,一旦他撤手,你會因為失去平衡而害怕跌倒,反而要去捉住他的手,這就是不被控制還會不習慣的原因。寫到這裡,那些自詡是太極拳真正源傳的人,你們的派別會有這種心法嗎?回家好好反省襯衫吧,楊派太極拳鬆柔心法是摻合外家拳種太極拳所學不來的,不要以為反穿皮襖就會變羊。二、我之前的文章有提過,有位宋老師晚期收的學生,我應該稱他為師叔的劉大哥,劉大哥因為曾聽過宋老師稱讚余老師得到宋老師九成的功夫,一有空便來找余老師請教及推手;我與劉師叔相遇是當時余老師肝病住在台大醫院,劉師叔去探望而相遇,當時劉師叔在病房中因為有其他訪客與余老師交談,而找我玩玩推手,剛推時我一貫秉持余老師所教均以鬆柔走化相對,後因劉師叔一再要求便發勁將其彈出,劉師叔被我彈出後笑容滿面的訂做禮服跑來跟我說,這個感覺跟被宋老師發勁很像,余老師在旁邊病床上只是笑了笑,不做表示。劉師叔接著說:「關於發勁,宋老師曾說過『發勁為單手發勁,雙手發勁是錯誤的』」,但又接著說「可是你們也是雙手將我發出去啊,我看宋老師也是雙手將我發出啊?你們認為呢?」劉師叔講完話我仰頭大笑,這個答案居然很久以前余老師就告訴過我們,我當下把余老師說過的話轉述「宋老師成長在清末民初的年代,宋老師對太極拳教學仍帶有舊社會的色彩,對宋老師的教學在學習時要考慮宋老師的年代背景,宋老師說『發勁為單手濾桶發勁』,的確是單手,因為一手『發』,另一手為『採』,若發勁沒有『採』與『按發』相配合,這個發勁絕對是以手臂之力暴發而出,是屬於「冷勁」而非太極拳特有之長勁,所以宋老師說『發勁為單手發勁,雙手發勁是錯誤的』,宋老師說法沒錯,只是方式太過於隱含。」在太極拳武學上宋老師的造詣在其同輩上很少有人像他一樣吹毛求疵,但能對宋老師傳授內容深徹瞭解,而能充份解譯說明給學生吸收的,除了余老師外,不作第二人想;當我轉述完宋老師話時,劉師叔一副原來如此的臉色,而余老師也只是笑了笑而己。酒店經紀三、當我開始對「採」有點概念時候,由於手臂拙力尚末清淨,卻又稍懂「採、按」之法,當時到很多推手的場子與別人推手時,幾乎是無往不利,眾人總是驚訝太極拳居然有這種奇怪的手法,很類似擒拿但比擒拿還靈活,甚至可以在被擒拿狀態下反擒拿對手;有一次,在某位中部老師邀約下到中部某個場地去推手,當天去的晚了,那位老師看到我騎著摩托車來,稍微唸了我晚到但接著說今天正好有個高手來推,你可以代表我們跟他摸摸; 到了場地只見到一位斯文的中年人跟該場地的同道推手,接連好幾位該場地的推手同道酒店工作上場,都是被推的東倒西歪的下來,那位場地老師見狀便上去幫我介紹,原來那位中年人是當地一位西醫,他的傳承也是鄭子系列,但他是在南部跟某位鄭子傳人所學。介紹完了,雙方便搭手,本來中年醫生對我身材胖壯還頗有意見,害怕我會橫衝直撞,搭手後對手連連被我走化履帶甚感驚訝,漸漸的對方手法便愈來愈重,在連連的強力攻勢下,我便以「採按」法控制對手肘關節,對手可能是沒有遇過這種手法,慢慢的臉紅脖子粗,而我從頭到尾沒有將對方發出,還被脫手發勁了好幾次,所幸都有驚無險,推了一陣子,這位醫酒店打工生便說不推了。接著大家便稍做休息喝水聊天,那位醫生喝水平喘後一副心有不甘的對我說「你用捉拿控制我的關節讓我推手不靈活,我是不想傷和氣,要不然早就用散手把你打倒了。」當時的我年輕氣盛,馬上回嘴「這不是『捉拿』,而是『採、按』,你恐怕不知道這種手法吧?而我既然能控制你的肘關節,你還能出散手嗎?而且你用散手,別人就不會用嗎?」當時那位斯文的醫生突然變成猙獰的表情,而我卻不在乎,只是苦了那位場地老師在中間打哈哈化解尷尬。後來回台北後,我去見余老師並很得意述說這個過程,余老酒店兼職師卻是很冷淡的說「你的手還是太重,那個醫生說的沒錯,你是「捉拿」他的關節,並沒有到達「採按」,因為他還知道關節被控制,你若有手輕到達「採按」的程度,那他就會莫名其妙的被你控制,只是他說要散手這一事,是太自不量力了。」聽完這話,我好像洩了氣的皮球,原來手還是太重,那什麼叫輕呢?我馬上回問余老師。余老師一樣冷冷的說「永遠都不夠輕」今晚「採」就寫到這裡!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酒店經紀YAHOO!

創作者介紹

Boyz

dj13djle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