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廣州市常務副市長陳如桂在新聞發佈會上回答記者提問。南都記者 馮宙鋒 實習生 劉禹揚 攝
  南都訊 記者裘萍 實習生劉何若 通訊員穗府信 “房管稅務部門在為房產稅開徵做技術調研,廣州是否試點征收房產稅,服從中央政府統一部署”。廣州市常務副市長陳如桂昨日在廣州市領導新聞發佈會上,正面回應房產稅問題。雖然廣州前三季度房價增幅全部超過8 %的年初預計調控目標,但這位分管國土房管的副市長認為,前三季度依然“取得了階段性調控成效”。
  樓市

  國土部門會查辦“雙合同”
  昨日,記者提問直奔房價——— 廣州樓市現狀離年初調控目標差距大嗎?
  今年3月,陳如桂曾表示,廣州房價調控目標不高於G D P增長幅度和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昨日,陳如桂回答,假設今年廣州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是11%、物價指數是3%的話,那麼居民的實際可支配收入增幅是8%。他列舉1至10月份的一組數據,12區縣級市樓市均價13100元,同比增長8%;全市十區(不包括增城、從化)均價15200元,同比增長12.8%,國家統計局公佈的廣州10月份房價指數是20 .6。
  對比今年3月,全市12區(市)均價增長34%;全市10區(不包括增城、從化),增長35%。“我覺得(調控效果)是可以的。”陳如桂細化分析,3月廣州出台調控政策,4、5、6三個月房價環比下降;6月份,一些媒體把地王炒作成“麵粉貴過麵包”,引發社會對樓價過快增長的預期,造成一些剛需用戶提前入市,7、8月份環比增長異常上升;隨後政府出台更加嚴厲調控措施,9、10月份環比下降。“政府的調控是認真的,果斷的,也是有效的。”他表示,“廣州市的房地產市場總體穩定,但房價增長壓力很大,廣州仍然會繼續調控。”
  “如果擠掉‘雙合同’的水分,就不會像你回答的數據那麼漂亮了,雙合同的現象,政府掌握嗎?國土部門有無研究出有效監管措施?”記者追問。
  “我也聽說了‘雙合同‘的事,我也相信有。個別樓盤為逃避價格指導,簽訂陰陽合同。”陳如桂說,如果出現雙合同情況,是違反規定的,國土部門會進行查辦。
  “實行房產稅的稅權在中央”
  日前,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加快推進房產稅立法。前不久,有消息指,廣州、深圳等地方政府制定的房產稅試點方案已經成型,征收的對象是增量房,不包括存量房。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官員回應,廣州還未收到房產稅試點通知,但對於是否會納入試點“不置可否”。
  陳如桂延續了這一口徑。“實行房產稅的稅權在中央,地方政府沒有制定稅權的權力。廣州會不會開徵,什麼時候開徵,都是中央說了算,我們只是貫徹。”不過,他接著透露,稅務、財政部門會在這段時間做技術上的調研和前期準備。廣州會密切關註上海、重慶等地試點經驗。
  政府對小產權房沒有開禁
  “政府對小產權房沒有開禁。小產權房目前對廣州房地產市場沒有衝擊。”陳如桂重申廣州對“小產權房”的態度:堅決打擊違法建設、銷售小產權房,對宅基地要完善管理,要通過用途的管控和規劃的控制來指導農村住房的建設和使用———不能在集體用地上建設經營房地產,城市居民不能到農村購買集體分房,不能購買宅基地上的房子。
  政事

  陳如桂:“39號文”沒搞壟斷
  此次新聞發佈會之前,正好趕上中央下達三中全會精神。此次,記者們的問題也相當“跟形勢”———十八屆三中全會把國有資產管理和壟斷行業改革擺上重要的位置。以穗府“39號文”為代表,廣州在很多行業還存在國有經濟壟斷格局,市場化程度較低,廣州未來打算如何深化改革?
  “你覺得39號文是壟斷?”陳如桂先反問記者,接著解釋:“39號文實質是政府授權國有企業,包括城投、水投等對城市基礎設施進行投融資建設和管理運營,並實現國有資產增值保障。沒有一條限制其他民營企業、外資企業進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領域,也沒有違反國家關於特許經營權的有關規定,這是政府履行提供公共服務職能的一種方式,沒有壟斷問題。”
  他又稱,廣州國有企業涉足汽車、房地產、建築、輕工、醫葯等領域,絕大部分都是競爭性行業,廣州沒有專門政策措施保護國企,都要求國企按照市場經濟經營。
  目前穗屬國企2 0 %利潤上繳財政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提高國有資本上繳公共財政的比例,2020年提高到30%,更多用於改善和保障民生。廣州有什麼具體規劃?
  “廣州2001年出台專門管理辦法,要求國有企業在國有資本實現利潤後上繳20%給財政,這個比例比央企和省企的上繳比例都要高。”他表示,今年國有企業的國企資本稅後利潤預計達到124億,也將按照20%比例上繳。“下一步會分步走,可能先提高25%,到2020年再達到30%,這要市政府研究後市委批准。”
  廣州市本級債務1878億
  “廣州目前的地方債是多少?安全嗎?”面對記者追問,陳如桂給出了幾個數字:“至今年6月份底,廣州市政府債務餘額是2593億元,其中需要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1973億;市本級政府債務餘額1878億,需要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是1293億。”
  “廣州市一直按照銀行協議定期還本付息,從來沒有拖欠,也沒有因為背負債務影響到政府的正常運作,所以說,廣州市的政府的債務是安全的。需要政府負責償還責任的債務,每年我們的財政預算中安排資金還款付息。”
  “今年1-10月份財政安排168個億還本付息,其中還本121個億。我們通過盤活資產,加強企業管理,創新企業經營,來提高企業還債能力,計划到2016年,既有的政府債務減去60%。到時候,我們不但可以按照協議還本付息,還有可能實現提前還本。”陳如桂表示,廣州市政府擬定了具體的還債計劃,作出了合理安排,償還能力是有的,債務也是安全的。
  曬“三公”不規範 暫無追責計劃
  政府曬“三公”相關問題繞不過:“前不久,廣州黨政機關曬“三公”中出現了一些部門不按規定執行的情況。特別是,個別部門在曬出國人數和目的時存在不規範。這些部門,市政府會否追責?”
  陳如桂表示:政府對三公公開非常重視,公務接待有標準,就差公佈請誰吃飯了;出國也很明確,去哪裡多少人等都可以查詢到,公車使用也是透明的。對一些部門公開“三公”不規範的情況,目前側重於糾正、教育,然後逐步規範,還沒有計劃追責,但如果有明顯違規的行為且故意隱瞞的,我們會另行嚴肅查處。接下來,“曬三公”的方向會更加透明,更加具體,更加規範。
  廣州是否會在國企曬“三公”上先行一步?陳如桂表示還要深入研究後再確定。
(原標題:陳如桂:正為房產稅開徵做技術調研)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Boyz

dj13djle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