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報記者 顧文劍 實習生 陸兵
  2013年11月29日,因占道逼走公交而聞名滬上的“彭浦夜市”被閘北區相關部門徹底取締。沒想到,時隔一個月,彭浦夜市的攤販們陸續把生意轉移到一兩公裡外的寶山區楊泰路寶楊路附近。上周五,寶山區城管同樣採取集中整治行動,取締了該流動夜市。
  攤販們的“跨區流動”給區域邊際的城市管理帶來了挑戰。人們不禁要問,寶山區也取締夜市攤點之後,小販們會不會再次轉移?
  夜市快速轉移
  去年11月底,閘北區相關部門聯合整治了聞喜路、臨汾路上的“彭浦夜市”,臨時繞道的8條公交線也恢複原路開行。然而,在一個月內,攤販們就集體涌入寶山區。
  昨晚,居住在共和新路4739弄小區的居民馬先生稱,新形成的夜市位於寶山區共和新路共江路附近,南北向延伸一直到鎮新路,全長不到1公里,夜市在每天18點開始持續到次日凌晨,21點以後是最為熱鬧的時候。
  據居民描述,夜市主要集中在共和新路南北向沿線,距曾經的臨汾路聞喜路“彭浦夜市”約1.5公里遠,百餘家地攤一度占據了整條人行道,以售賣衣服、鞋帽等日常用品為主,此外還有多家燒烤、煎炸攤。
  由於夜市所在的路段位於寶山區家樂福超市和萬達商業廣場附近,人車流量較大,“最熱鬧的時候,整條街幾乎都被攤販占據。”居民仇先生說,馬路很快從雙行道變成單行道,705、726、916等公交車行駛至此,根本靠不了站,只能在馬路中央停下上下客。萬達商業廣場的保安稱,在夜市最熱鬧的時候,南北高架共江路下匝道上的車子經常下不來。
  居民馬先生說,流動攤販打出的廣告是:我們來自之前的“彭浦夜市”,“炸鮮奶”、“雞排”、“第一粥”、“飛餅”在一個月內全搬來了。
  小販謀生難題
  但是,這一切在上周五戛然而止,寶山區對流動攤販予以了集中整治,並保持了長效治理的工作態勢。
  昨晚,早報記者在現場並沒有看到攤販四處設攤的場景,至少5輛寶山區市容城管的執法車輛停在該路段,而身穿制服的執法人員也在巡視。一名巡邏人員稱,將持續巡邏半年以上,以防止流動攤販“回潮”。
  不遠處,萬達商業廣場附近的機動車進出口通道里停放了約10輛私家車。來自安徽六安的曾先生和黃先生說,他們在彭浦夜市擺設了5年的地攤做衣帽生意,“吃夜市這口飯越來越難了。”
  曾先生現在當起了“黑車司機”,昨晚,他斜靠在車門上抽著煙,一有行人走近,他就趕緊湊上前問:“要不要車?”
  他說,這裡一些司機以前都在彭浦夜市擺地攤,現在只能開“黑車”。
  經營夜市最久的司機楊明(化名)此前在彭浦夜市擺了14年的地攤,來自江西上饒,“剛開始擺攤每個月能盈利1000元左右,做到夜市最紅火的時候,我每年賺幾萬元,是家庭主要的經濟來源。”
  在彭浦夜市遭取締之後,楊明和親友正在逐漸轉行,“有些找工作,有些回老家。”楊明說,自己50多歲了,漸漸地做不動了,只好用省吃儉用攢下來的十萬元買了輛轎車,“晚上拉拉客賺點錢。”
  楊明介紹,大多數小販像他一樣,沒什麼文化,也沒本錢開店,眼下再就業非常難,“就算是偏遠一些的店面,哪有一年租金不要十多萬元的?”黃先生附和說,結果只能開“黑車”。
  夜市整治是疏是堵
  長期以來,彭浦夜市都因髒亂差而屢遭周邊居民投訴,但直至去年11月下旬沿線8條公交線被迫夜間繞行,閘北區才徹底取締了這個存在了多年的夜市。當時,一些學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曾呼籲,夜市不應簡單一取了之,而應向臺北夜市學習,對其規範管理,將其打造成旅游資源和市民生活圈的一部分。近日,網友再次呼籲夜市不應一關了之。
  此前,根據媒體報道,上海市食安辦副主任顧振華曾表示,食藥監部門也在考慮和幾個區縣聯手尋覓幾個夜排檔區域,固定時間開放,作為上海探索規範夜排檔的示範點。而這個示範點必須做到兩個前提——不擾民,不影響交通。
  (原標題:彭浦夜市短暫複活的治理爭議)
創作者介紹

Boyz

dj13djle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