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猴猴《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30日11版)
  2014年,“愛你一世”之年,我結婚了。遇見彼此、一見鐘情、走入婚姻,這讓我和老公這對大齡青年備感幸運。
  不過,此刻我敲下這些字,絕非秀恩愛,酸倒諸君的大白牙,只是想分享我在結婚過程中,那些頗具戲劇性的故事。
  簡而言之就是——我在某個意料之外的日子領證了;剛領完證老公就“神秘消失”;再之後的某天,他又“從天而降”……您是不是看暈了?
  這一切,還得從老公是位軍人說起。
  初識老公時,他便說:“我是個隨時準備為祖國獻出生命的人。”他語氣平靜,波瀾不驚;我心中的小宇宙卻爆炸了。如果您沒接觸過軍人,可能覺得他這話聽著像口號;但我家中有多位長輩是軍人,我從小耳濡目染,對軍人的使命感一直心懷敬畏。在我的眼裡,還有誰比忠誠奉獻、敢於犧牲的熱血男兒更性感?荷爾蒙指數簡直爆表了。
  幸福的劇本都是相似的:我們沉浸在不斷的驚喜中,發現彼此越來越多的共同點。心有靈犀,每天都是情人節。
  有次與他的領導和戰友們吃飯,他的領導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選擇做軍人的另一半,會比較辛苦,要有心理準備。但說實話,對於這“選擇”究竟意味著什麼,當時的我尚乏體會。
  直到有一天傍晚,老公(當時還是男友)突然打電話告訴我:“我要去執行任務了。”
  我愕然:“去乾什麼?”
  他答:“不能說。”
  我定了定神:“去哪兒?”
  他像個復讀機:“不能說。”
  我急了:“那你去多久?”
  停頓一秒,他輕聲道:“不知道。”
  我眼淚奪眶而出:“什麼時候走?”
  他吐出幾個字:“可能明天,最遲後天。”
  還沒等我理清頭腦中的一團亂麻,他又平靜地加了一句:“我走之前咱倆把證領了吧。”
  我語無倫次,差點兒結巴:“你……你媽不是說要挑個黃道吉日麽?”
  “擇日不如撞日。”
  完全沒有浪漫的橋段,嫁給一名工作性質特殊的軍人,或許就是這樣吧。第二天,我們馬不停蹄完成了申請軍婚所需的全部材料。第三天一早,我倆在西城區民政局集合,用不到10分鐘的時間領到了小紅本。
  民政局為每對新人都提供免費的儀式環節。由司儀引導,新郎新娘站在國徽下,對彼此宣誓一生相攜。大約是因為百感交集,我淚如雨下,老公看著我,眼睛也濕了。
  宣誓完,老公直奔部隊,準備出發。
  “你現在是軍嫂了。家就交給你了。”老公說。
  其實我又能做什麼呢,不過是照顧好自己,有空就去看望公婆,掰著手指頭猜他何時能歸來,僅此而已。
  執行任務的日子里,老公會經常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他一切都好,不要擔心。
  想起少女時,我問我媽,什麼是愛?我媽當時正在織毛衣,停下來很認真地想了一會兒,說:“愛,就是非常牽掛一個人,牽掛他能不能吃飽穿暖,牽掛他的喜怒哀樂。”
  我屬於開竅晚的。這麼多年過去,站在奔三的門檻上,我才真正理解了我媽對於愛的定義。
  在度日如年的牽掛里,一天下午,我正在去單位的路上,又接到老公的電話。“告訴你一個消息……”他興衝衝地賣了個關子,但沒等我猜,他就迫不及待地公佈了謎底:“本來,這個任務至少明年春節才能結束。現在情況有變,任務提前結束,我明天一早就回去啦!”
  “啊??真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站在原地,像只吸了笑氣、又安了彈簧的猴子,樂得手舞足蹈。過往路人紛紛側目,大約以為是遇到了飛越瘋人院的逗比。
  接下來的故事就不贅述了——我們的小日子駛上了正常軌道。儘管由於工作,我們還來不及買戒指、拍婚紗照、度蜜月、辦酒席,但,擁有對方就足夠了。
  不知道老公下一次執行任務,會是在何時;也許未來,某個我最需要他的時候,恰恰也是國家最需要他的時候。既然當初愛他甘於奉獻,作為“軍嫂”,也註定要為此有所犧牲。
  前不久,老公榮立了個人三等功。用他的話說,“軍功章里,也有你的一半”。  (原標題:你現在是軍嫂了,家就交給你了)
創作者介紹

Boyz

dj13djle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